http://www.cn-im.cn

  • 当前位置:首页 > 视界 > 行业资讯 >
  • 剖析|软银投资的机器人公司——乐成与失败或是介于两者之间

       前言:软银最大的成就不是针对实验手艺的投资、也不是无人驾驶汽车的大量融资,而是对工业和商业 应用的移动 机器人AGV)的中型投资。

     
      Rian Whitton | 2020年6月12日
     
      518智能装备在线zhineng518.com翻译
     
      ABI研究显示,在机器人手艺领域,一些大公司通过投资和收购小型开发人员团队,并行使规模经济来推动行业生长,从而加速机器人手艺的应用。自2012年以来,亚马逊大肆收购了移动机器人(AGV)开发商,以推动物料搬运自动化。和亚马逊相比,泰瑞达(Teradyne)选择了数字测试需求这一新兴市场成为人生赢家,以牢固其在未来电子测试领域的职位,只管规模相对较小。现在,FLIR正在将许多从事军事 机器人公司纳入麾下。由于软银的最大的控股公司,以是孙正义在走一盘很大的棋,不远的未来机器人数目会跨越人类,他已提早结构。
     
      Bear Robotics and Berkshire Grey
     
      2020年,软银已向Bear Robotics and Berkshire Grey两家公司举行投资。Bear Robotics是一家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雷德伍德市的初创公司,其拥有40名员工。该公司一直在开发机器人来为餐厅客户提供食物。现在已完成3200万美元A轮融资。仓储机器人公司Berkshire Grey获得由软银领投的B轮2.63亿美元融资。该资金将将有助于为其全球扩张,收购和团队发展提供资金。Berkshire Grey公司首席执行官汤姆·瓦格纳(Tom Wagner)示意,这笔新资金将推动公司的全球扩张、收购和团队发展。
     
      Bear Robotics’ Penny
     
      Zume and Cloudminds
     
      这两项投资显示了软银对机器人项目的重视,只管先前有投资失败案例。例如软银投资的硅谷机器人创企Zume Pizza陷入了逆境,自今年1月份以来已经裁掉了一半以上的员工,为了只管填补投资者的损失,Zume Pizza改变了营业偏向,最先为其他食物配送公司提供包装和配送服务。该公司于2018年获得3.75亿美元的资金,该公司已损失了5000万美元,只管软银余留部门资金,但照样无法解救。此外,由Aldebaran开发并在2012年被软银收购的著名社交机器人Pepper可能已经大批量出售,但并没有推动行业向前生长,最主要的则是没跟上时代的措施,由于许多最终用户并未购置的欲望。
     
      据报道,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开发商CloudMinds已从包罗软银的Vision Fund在内的投资者那里筹集了3.17亿美元的风险投资,该公司持有34.6%的股份。软银此前曾介入了CloudMinds的种子轮融资,在2019年头为CloudMinds提供了1.86亿美元的资金支持。据可靠资料,在冠状病毒发作的时代,CloudMinds在武汉和上海医院部署5G云端 智能机器人,包罗5G云端医护助理机器人、5G云端消毒清洁机器人、5G云端送药 服务机器人5G测温巡查机器人。
     
      CloudMinds的数据处理能力,业内领先的AI视觉能力,自然语言明白、自主移动的定位导航能力和视觉指导的抓取能力可为未来部署的机器人机队提供动力,从而推动机器人市场。该公司2018年的收入为1.21亿美元,但净亏损为1.568亿美元,而2017年的收入为1,920万美元,净亏损为4,770万美元。这进一步证实,短期盈利能力不足,但软银愿意对此领域机器人的手艺保持乐观态度。
     
      Uber’s Gordian Knot
     
      不幸的是,类似的赌注很可能失败了。但这并没有阻止软银对延续亏损的优步(Uber)的先进手艺团体(Advanced Technologies Group)举行10亿美元的巨额投资。这家叫车公司在2019年亏损了85亿美元,并不得不在今年早些时刻开除1000名员工。虽然该公司想法将收入从2018年的113亿美元增加到2019年的141亿美元,但由于无法制订增进门路,投资者越来越感应沮丧。
     
      Autonomy也许是解决这个棘手问题的要害。2018年,一辆优步的无人驾驶汽车在亚利桑那州发生致命事故,迫使该公司一度暂停这一项目。2020年2月,获得了在加利福尼亚测试自动驾驶汽车的允许,这家打车公司一直在匹兹堡举行测试,并将自动驾驶视为通向历久盈利目的(该公司希望到2021年实现盈利)。
     
      网约车可能会辅助他们摆脱逆境,网约车仍是人们生涯中不可或缺的出行工具之一。然则到2021年大规模打车的想法不太可能实现。在受到越来越严酷的律例约束的时刻,自动驾驶被寄予厚望,但从手艺发展周期和基础设施建设来看,无人车走向大规模商用最少要20年。
     
      取得了一些乐成,但面临的压力不小
     
      软银在2019年的利润减少了20亿美元。孙正义的愿景基金在2019年的亏损严重拖累了软银团体的业绩,并使公司去年四季度的利润险些所有被抹去。
     
      软银也最先感受到来自外部的压力。包罗保罗·辛格(Paul Singer)的埃利奥特治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正在推动改变以改善其业绩。
     
      这并不是说软银没有乐成案例。上面提到的所有公司都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手艺,而且大多数公司都讲述称收入增进强劲。一个典型的例子是Brain Corporation,该公司的部署6,000个自动扫地机,是制造业和物流业以外最大的自动驾驶商用车之一。
     
      Brain Corporation规模可观,而且可能会通过推出Softbank的Whiz机器人(使用Brain OS)举行扩展,而Berkshire Gray和Bear Robotics在前期因开发遇到的难题,但照样有不少的出货量。
     
      涣散的投资
     
      没错,就是谁人投资了阿里巴巴而名声大噪的软银,也是被We Work告上法庭软银?那时的wework的被看成是下一个阿里巴巴,而现在并没有像阿里和软银一样相互成就,反而对簿公堂。2019年10月6号,孙正义在软银的财报会上用了快要两个小时来反思wework的失败投资,直接就说自己的投资判断有误,正在反思。
     
      自动驾驶投资
     
      就纯淹没成本而言,软银的要害应用是自动驾驶。从历久来看,对Nuro,Uber ATG和Cruise的投资可能跨越30亿美元,但很可能需要分外的支持,而且至少要延迟5年。
     
      最有前途的投资
     
      最有前途的投资不是试验性的手艺(波士顿动力,Pepper或Zume Pizza),也不是无人驾驶公路车辆的大量投资(Uber,Cruise,Nuro),而是中档投资用于工业和商业应用的移动机器人,特别是Brain Corp,Berkshire Gray和Bear Robotics。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